多彩贵州网数字贵州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多彩贵州网  >  数字贵州  >  多彩原创

“他们”的故事——罗甸县第28次全国“助残日”见闻

2018-05-24 15:17
来源:多彩贵州网

  “我希望他们和那些普通孩子一样,正常地学习、生活、工作、交朋识友,不因为身体、智力、精神等方面的缺陷被贴上特殊标签,画上特殊符号。当我们谈论到这些孩子,只需要一个最普通的称谓就足够。”5月15日上午,在罗甸县第28次全国“助残日”活动现场,罗甸县特殊教育学校校长何大春告诉笔者,要撕掉特殊孩子身上的标签,把“他们”变成他们,首先是特殊孩子以及家庭的自身努力,其次是特殊学校的专业化引导,再次是社会各界的关心和帮助,三者缺一不可。

  “每一个孩子都应当具有平等参与社会活动的能力和权力。”看完罗甸县特殊学校学生们的精彩表演,参观了在校园里整齐摆放的孩子们亲手创作的画作和手工艺品,罗甸县残疾人联合会理事长杨正惠说,特校的孩子里有很多是经她推荐入学的,她发现这些“特殊”孩子正在慢慢变得“普通”,她对此感到很欣慰。

  “他们”当自强

  在班通梅老师眼里,黄南玉是“学霸级”的存在。在当天的活动中,他带领启音部的9个小伙伴,在短短三分钟内,凭着一口气吹出了一幅幅“梅花傲枝图”,赢得了现场观众的阵阵掌声。

  “绘画天赋只是‘冰山一角’,其实他是全能王,每一个科目都很强。”据班通梅介绍,黄南玉属于“耳聋一级”残疾,失去听觉的他很有悟性。之前罗甸县没有建立特殊学校,黄南玉就在板庚小学的普通班上学,老师不懂手语,不具备开展特殊教育的技术和能力,没有办法与他有效沟通,他只能在心里“与自己对话”。在那样的境遇里,从小学一年级跟班读到四年级,他仅仅依靠眼睛学习,让自己的识字水平达到了一年级学生的程度。

图为孩子们的作品

  “如果是普通孩子,四年级学生只有一年级识字水平,那肯定是很落后的。可是在那样的学习环境里,他每多认识一个字都很不容易。”班通梅回忆,2017年,已经在板庚小学上到四年级的黄南玉转学到罗甸县特殊学校,从一年级开始重新学习知识。

图为黄南玉的现场“吹画”作品

  因为之前他已经在普通完小养成了不与人沟通交流的习惯,刚刚进校时他显得很内向,不愿意同班同学接触交流。特校的老师们给他制定了个性化的教学方案,第一步先教会他“手语”,帮助他找到与人沟通交流的办法和渠道。他从“看得见手势”转变为“看得懂手语”后,一样通则百样通,老师们的教学效率越来越高。

图为孩子们的作品

  在罗甸特校,像黄南玉这样的孩子还有很多。

  黄思雨用了一年时间,让自己从“妈妈抱着来报名”成长为“操场上能走了好几圈”;

  陆行是个自闭症孩子,进校之初不说话,不与任何人交流,生活自理能力很差,如今已经能主动与别人简单交流,能自己穿衣;

  陈徵羽刚进校不会走路、不能独站、不会说话,如今已经可以绕学校操场走三圈,能说老师好、再见等问候用语……

  班通梅说,在“变普通”的过程中,“他们”意志力惊人,造就了一个个成长的奇迹。

  “他们”很专业

  “和其他各行各业的工作者一样,我们其实很普通平凡。”36岁的班通梅如已是罗甸县特殊教育学校的教导主任。

  2002年毕业于贵定师范学校特殊学校专业,先后在边阳镇大文小学、边阳三小任教,通过成人高考进修获取汉语言文学大专和本科文凭,2014年6月,一纸调令摆在她的办公桌上,文件要求她马上到罗甸县特殊教育学校报到。

训练手指精细运动

  “感觉转了一圈,最后又回到原来的地方。”到特校报到的时间点,距离她中师毕业已经12年,以前学过的专业知识变得越来越模糊,要慢慢回忆,还要找机会外出“充电”。有当年的专业底子,她很快就调整好心态,开始了自己的“特教生涯”。

  与班通梅不同,代妮是学校少有的“90后”,她动感活力,精神状态极佳,在当天的活动现场,她频频现身。聋哑学生听不到伴奏,她就成了“伴奏音乐”与舞蹈中的聋哑学生之间的“桥梁”,她站在一旁使用手语将“伴奏音乐”的节拍传递给孩子们,让他们顺畅舞蹈。

学生手工艺作品展示

  “一毕业就到特校工作,准备一直干下去。”2016年,代妮从安顺师范学院特殊教育专业毕业,因为专业对口,她没走什么弯路就找到了心怡的工作。大学期间学过的盲文、手语、儿童行为塑造、特殊心理学等知识,到特校任教后都用了上,看着孩子们一点一点进步,她感到无比自豪。

  与班通梅、代妮等老师的“春风化雨”不同,罗甸县中医院的针灸科的黄伟良有着让孩子印象深刻的“雷霆手段”。

  “很多孩子肌张力过高,导致无法站立与行走,父母平时狠不下心下不得里,没有给孩子分腿、牵拉脚踝,导致肌张力越来越高,时间长了就容易肌肉萎缩。”黄伟良告诉笔者,他之所以“狠得下心”,能让孩子将“分腿”动作完成到最大限度,是源于“技术自信”。

  黄伟良曾经是罗甸县中医院预防保健科的一名临床医生。

图为孩子们的作品

  2017年7月,罗甸县中医院打算“接招”罗甸县残联的“精准康复项目”,需要自己的康复技术骨干。没有,就马上培养!于是,黄伟良成为了培养对象,被派往贵阳市妇幼保健院学习进修,短短半年时间,他认真学习,从0起步,成为了罗甸县康复医学“拓荒牛”。如今的黄伟良,与同科室的王昌春、李启洁两位康复师一起,为31个肢体残疾孩子和他们的特殊家庭打开“希望之门”。

残疾儿童家长参观绘画作品展

  2017年10月,当边阳镇罗沙社区脑瘫患儿石唱刚刚到罗甸县中医院时,他们一家人只想着试试看,没有报太大希望。没想到,在黄伟良和全科室同时的共同努力下,采取“运动康复+针灸理疗”等方式治疗,只用了半年,小石唱进步很快,慢慢站直站稳,开始迈步,最终独自行走。

  “他们”有爱心

  “我只做了一点点,希望未来可以做更多。”当天上午,柏丽梅被推到“助残日”活动现场话筒前时有些拘束,言语很谦和。听她这样说,罗甸县特殊教育学校校长何大春马上对笔者解释:不止一点点。

  就在她站立的位置,时针回拨到一年前。

  2017年5月1日,柏丽梅第一次走进罗甸县特殊教育学校。当时,一群特殊孩子正在排练操场上竹竿舞,一根根竹竿将水泥地打得啪啪响,一个肢体残疾的孩子在不远处练习走路,他背对着柏丽梅的身体摇摇晃晃,他每走一步都很艰难。

爱心人士柏丽梅与特殊儿童在一起

  “如果他摔到水泥地上,该有多疼?”当时柏丽梅并没有想太多,她只是设身处地为那个孩子作想,孩子们排练竹竿舞时间在地上敲打出的清脆的声音好像在提醒她:那硬邦邦的是水泥地。

  “这样的水泥地,在其他地方没有什么,在这里就很不合时宜。”从特校回家的路上,她不能释怀,马上打通了江苏喜洋洋科教设备有限公司负责人的电话,问对方可不可以一起做一些事情。对方问明情况后答复:企业回馈社会,实在理所应当。

  当时,何大春不知道柏丽梅所谋划的“一些事情”是什么,甚至后来项目细节拿到桌面上谈时他还不敢相信那是真的:柏丽梅要把学校的水泥地操场变成标准的塑胶广场。

草根助学会助残留影

  施工进展很快,只用了1个多星期,项目就完成了施工,一块以绿色为主色调,兼有蓝、绿、橙、紫四色跑道的篮球运动场点亮了所有孩子的心,也成了第27次“助残日”活动的最大看点。项目完工的时候,正赶上母亲节,柏丽梅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说:“她用11年时间去圆更多人的梦,把项目当作送给妈妈的礼物。”

  “整个项目耗资20多万。”何大春还告诉笔者,近三年来,罗甸县特校学生身上穿的校服都由柏丽梅免费提供,夏天给夏装,冬天给冬装,她自己花在孩子们身上的钱不低于20万。

  与柏丽梅不同,罗甸县草根助学会的“爱心”很具体,他们身着黄色马甲,怀揣一颗赤子之心,将益智积木、书籍、七巧板、识字卡片、学习飞镖等物资送到孩子们手里。

老师,妈妈

  “我们草根的力量操作不了‘大项目’,就给残疾人做一些‘特殊订制’。”笔者还了解到,2017年初,罗甸县龙坪镇板庚社区残疾人汤家明驾驶三轮车发生车祸,其妻重伤被送往黔南州中医院抢救,罗甸县草根助学会了解到其家境后,发起爱心募捐,为汤家明一家募捐了14000多元。

  “我们可以像哥哥姐姐对待自己的弟弟妹妹一样,要把会跳的舞蹈教会他们,把认识的字教会他们,把会画的画教会他们。”罗甸县第一中学的志愿者服务队队员如是说。

作者:通讯员 肖家云 编辑:赵梁宏

相关阅读

全面深改围绕六大领域立柱架梁夯制度 深刻改变中国    2016-12-29
全面深改三年:渐入佳境 次第开花    2016-12-29
【深读深改】架梁立柱夯制度 改革进入施工高峰期    2016-12-29
【2016年商务工作年终综述之一】深化流通供给侧改革 加快现代市场体系建设    2016-12-19

网站简介广告刊例联系方式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06001

营业执照:52000000002952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40824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黔)字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