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贵州手机报 ·投稿 ·96677 ·新闻排行 ·繁体 ·RSS ·ENGLISH ·日本語
关键词:
贵州  黔哨  评论  旅游  文化  娱乐  体育  教育  图解  国内  视频  亲子  黔茶  贵商  金融  品牌  法治  社区  名博  健康  扶贫  生态  电商 
您当前的位置 : 多彩贵州网  >  数字贵州  >  遵义市
千里关山度若飞 渝贵铁路通车 加速改变未来
2018-01-26 10:26 作者:遵义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培松 来源:遵义日报
贵州手机报|新闻客户端 |新闻热线:96677|投稿
分享到:

  测试运行中的渝贵铁路和谐号动车组抵达遵义站(本报记者王鸿摄)

  今朝快铁飞驰南北,遵义出行“天堑”变通途,遵义大踏步迈进万众期待的“高铁”时代!1月25日,具有重大历史意义和深远影响的渝贵铁路开通运营。从今起,千山万水不再是阻隔,时空距离的深刻变化,让位居大都市重庆和省会城市贵阳之间的遵义区域综合交通枢纽地位越加凸显。

  经济学家把交通称为文明之舟,经济之脉。对于交通引领经济腾飞的遵义而言,尤是如此。回眸历史,对比如今,往返重庆与贵阳的速度将从43年前开通的绿皮车最高65公里/小时,提升至现在的200公里/小时,而搭乘渝贵线的“快车道”,遵义100分钟内通达重庆、贵阳,人们出行时常可以像“走邻居”一样方便。

  更为重要的是这条交通“大动脉”,让“左渝右筑”的遵义成功接入全国高铁网,构建了大交通的新格局,其必将进一步激活成渝经济圈、黔中经济区多城联动、融合发展的内生动力,持续释放红利,加速改变未来。

  川黔线的昨与今

  历史总有惊人的相似,或许又是一种命运的安排。在川黔铁路建设的奋斗岁月中,川黔公路的跋涉其实也从未停歇过。

  这条路曾被誉为“抗战生命线”,于1935年6月全线通车。其同样途经綦江,继续南下,至崇溪河,入桐梓,越娄山关,进遵义,过息烽,抵贵阳。而今正式开通运营的渝贵铁路,其线路走向与之大致相当。

  翻看川黔公路的历史,不由地想起“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诗句,而山水相依的贵州大地“黔道难”也毫不逊色。单从铁路建设的历史烟云中,便可窥视其中的纷繁与艰辛。

  早在1911年,清政府就着手建设川黔铁路,但直至新中国成立以前,川黔铁路建设经历了清政府、北洋军阀和国民政府3个历史时期,仍悬而未成。

  新中国成立后,川黔铁路分南北两段修建,北段在四川省境内(当时重庆市属于四川省管辖),由成都铁路局修建;南段在贵州省境内,由中铁二局修建。川黔铁路于1956年4月开工,1965年10月交付运营,1990年12月赶水站至南宫山站段实现电气化,1991年12月全线实现电气化。

  “历史悠久,耗时漫长,逢山开路,遇河架桥,足以说明川黔线建设的重要性。它不仅是西南地区通江达海的咽喉要道,也是区域经济加速发展亟待打通的经济命脉。”市铁路民航办主要负责人说,如今川黔线的重要性依然如此。它作为西南地区铁路网骨架之一,是连接成渝经济区与黔中经济区的重要桥梁,也是连接长江经济带与珠江——西江经济带的核心纽带,项目全长424公里,目前其技术标准已远低于全国铁路平均水平,客货车平均速度仅分别为46公里/小时和22公里/小时,严重制约了沿线经济社会发展。

  虽然如此,但是穿城而过的川黔线仍是独树一帜的,其对一个时代地方经济社会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随着经济加快发展,川黔线的“制约”和铁路建设的滞后日益凸显。该负责人坦言,截至2017年底,遵义市境内仅有川黔铁路一条铁路,铁路总里程为198公里,铁路网密度为64.4公里/万平方公里,仅为全国平均水平116.7公里/万平方公里的55.2%,为全省平均水平141.4公里/万平方公里的45.5%,与贵州省第二大城市及成渝经济区和黔中经济区核心纽带的地位极不相称。

  因此,如何破难突围已成为“蜀道”与“黔道”之间,加快发展的瓶颈制约和共性问题。对标重庆,追赶贵阳,二者早已因势而谋,应时而动,顺势而为,重庆北、贵阳东等高铁站让两座城市接入了全国高铁网,而打通“左渝右筑”遵义的这“最后一步”,便显得尤为重要和急迫。因为这不仅仅是饱经沧桑岁月磨砺的历久弥新,而且也是对于川黔线不平凡的奋进历程的最好告慰。

  凡是过去,皆为序章。如今,老川黔线上的隆隆呼声已随着外迁出城的步伐而渐渐远去,而经过几十年的等待期盼,渝贵铁路接过了川黔线的历史使命与担当,正推动遵义大踏步进入“高铁”时代,抢抓通道经济的新机遇,开启加速发展的“新引擎”。

  渝贵线的变与达

  由史至今,渝贵两地的互联互通都是时代的命题。立足黔北,渝贵铁路是与时俱进的发展需要,也是连接大都市重庆与省会城市贵阳的必然选择,更是加速遵义承接大城市辐射带动的重要桥梁纽带。

  放眼全局,在巴蜀之地,虽然内部有了成渝高铁,尽管贵州省会贵阳有了南下的贵广高铁,然而若没有渝贵铁路这一条重要的大通道,那么两地就没有直接与国家高铁网全面直接连接在一起。

  渝贵铁路纳入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2008年调整)》及国家《“十二五”铁路发展规划》,属我国“五纵五横”综合运输大通道之一。在北端通过重庆枢纽与渝万高铁、成渝高铁、兰渝高铁等相连,与之在重庆交汇的有京昆、包(银)海、兰(西)广、沿江和厦渝五大主通道,全面构建起重庆与西安、郑州、武汉、长沙、贵阳、昆明、成都、兰州8个方向高铁联系,形成“米”字形高速铁路网。

  而南端则通过贵阳枢纽与贵广高速铁路、沪昆高速铁路直接连接,这一条承上启下、继往开来的“大动脉”,将成为西部通往珠三角经济区及长三角经济区的重要快速出海通道,这意味着曾经局地的“局域网”,将全面融汇贯通连接全国的高铁网。

  “渝贵铁路的开通运营具有历史变革性,对遵义乃至西南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具有划时代的深远影响和重要意义。”市长魏树旺说,高铁时代已然开启,这不仅大幅压缩城市之间的时空距离,而且将进一步改变人们的出行方式、思维方式和生活习惯,在带来惠利民生的红利的同时,更给一座城市产业发展、经济跨越带来新的变化、增量与增速。特别是地理限制和交通瓶颈的障碍突破,将让城市群、经济圈之间实现多城联动、融合发展。

  铁路部门业内人士也说,遵义是重庆与贵阳之间具有独特魅力的一座城市,特别是宜居宜业宜游的自然气候、生态优势、生活环境都会成为高铁经济带动下,极具吸引力的城市名片。今后,一个多小时便能往返贵阳、遵义之间,这样的便捷会让许多遵义人“快进慢游”,而且更多的重庆人也会“南下”、贵阳人“北上”,遵义将名副其实的成为重庆人的“避暑之都”,成为贵阳人的“后花园”。

  实践也不断证明,时空距离因素仍然是影响货物和人口移动的重要因素,距离越短,产生的相互作用阻力越小。从城市发展的轨迹和规律可见,国内快铁、高铁线上重要节点城市,随着高铁的运营必将进一步加速区域客货运输、产业融合、市场开发、旅游发展,而遵义作为渝贵线上重要的节点城市,也必将遵循这样的规律。

  早些年,京沪高铁的建成便进一步提高沿线城市的通达性和吸引力,直接缩短沿线城市间的时空距离,加强与其他城市及与中心城市或发达城市的联系。

  外向型经济发达的苏州便是这条高铁线上受益颇丰的节点城市之一,20分钟的通达时间,让苏州成为上海的“后花园”,催生了许多住在苏州、工作在上海的“钟摆族”,他们往往热衷于选择商品房销售性价比更高的苏州置业,极大地带动了苏州房地产市场十分火热。

  一方面,京沪高铁连接的是国内最为发达的两大经济区,通道效应下核心城市的辐射带动作用效益越加凸显。另一方便,苏州本身经济发展基础好,区位优势明显。不断缩短的时空距离,建立起了“一日往返交通圈”,这便成为一块巨大的磁铁,极大地吸引了大量的京沪宁三地高校人才涌入苏州。

  区域间城市通达性的提升必将带来更为深刻的历史性变革。虽然渝贵线连接的经济圈,与京沪线连接的经济圈有所不同,但其都遵循了经济发达城市向二三四线城市触角的不断延伸与拓展,这既是一种辐射带动,更是一种大势所趋。

  不得不说的还有遵义境内五大高铁站,其中娄山关南站是唯一一个以景区命名的站点。目前,该高铁站作为红色旅游的重点车站早已超前谋划,精心部署,建设了三层停车场和旅游商业区域,还专门开通了旅游专线车,每天30多辆28座的直达摆渡车打通娄山关景区至车站的“最后一公里”。可以预见,随着渝贵铁路的开通运营,集红色品牌、红色资源为一体的娄山关南站将会成为遵义极具人气、商气和发展潜力的重点区域。

  连接黔粤两地省会城市的贵广高铁是中国首条直接连接珠三角与西部地区的高铁。如今,沿线布局的高铁站不仅把两地旅游资源“串联”起来,更是打开了一条“旅游黄金通道”,让少数民族风情旅游“火”了起来。

  由此而见,飞驰而过的高铁应运而生不仅仅只是一条路、一座城,而且更是不可预期的通道经济发展的“加速度”与无限可能性。

  这样的观点早已论证:2013年时,国家发改委表示,修建高铁对于拉动我国经济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经济要发展,铁路不发展肯定是不行的。据测算,当年每年6000亿元可以修建3000公里的铁路,可以带动1.5%GDP。如今,高铁经济越加发达,带动性更强,一条成熟高铁对沿线节点城市的劳动力就业、旅游发展、招商引资等等都会成为一种巨大的推动与促进。

  更加令人振奋的还有连接了西成高铁、贵广高铁、沪昆高铁的成贵高铁已于1月5日开始全线铺轨,预计2019年底开通,其运营后成都至贵阳的时间将缩短至3个小时,届时会形成四川乃至西北地区通往珠三角、长三角、华南、华东、东南等地区的快速大通道。

  高铁中的“热与冷”

  眼前,西成高铁、渝贵高铁相继开通,加之正在建设的成贵高铁、成昆复线,以及准备建设的西渝高铁,这些高铁路网一方面将西南诸省市连为一体,另一方面也让川渝地区、西南地区与东部沿海地区联系更加便捷,这会颠覆人们固有的习惯和传统的认知。从国际国内其他的高铁的运营中,应该看到近年来高铁经济的火热背后,一些应有的冷静分析与思考。

  从国内来看,武广高铁开通一年多,旅游市场如坐“过山车”,先扬后抑,大起大落,沿线城市和景区,可谓几家欢喜几家愁。据报道,时隔一年,“高铁热”急速退烧,广东去武汉的游客大幅下降。由表及里,不难看出高铁对旅游市场的冲击是巨大的,不少城市和景区对市场结构的变化、出行方式的变化、旅游观念的变化等等准备不足时,就会出现适得其反的作用和效果。

  从国际来看,2017年10月16日,由日本日立公司生产的城市间高速列车在英国伦敦与威尔士之间正式投入运营,这也是日本高铁在英国的首秀。虽然日立公司称该列车能大大缩短出行时间,提供更舒适的服务,但车上乘客普遍反映,列车不仅晚点发车25分钟,而且途中出现了尴尬的一幕——空调大面积漏水。

  然而,作为高铁发展现状仅次于中国的国家,日本的高铁运营技术和运营安全系数都相当成熟,列车出现这样的“低级”失误。何以如此?除了海外建设经验的不足外,更多也反应了对高铁质量把关不严的问题。

  当前,中国高铁经济已进入繁荣发展阶段,在保持中国制造的强烈自信的同时,也要居安思危保持警醒:在高铁应运而来的通道经济中,许多未来加速发展的新变化、新认识该怎样未雨绸缪。

  “要积极抢抓通道经济这一重大历史新机遇,扎实做好铁路站场综合开发利用,为高铁引领加速的新时代新发展奠定坚实基础。”该负责人说,无论是旅游发展,还是商业布局,既要有政策支持、载体推进,又要站在更大格局和视野审视今天的发展,以超前的思维、有力的措施,加强铁路沿线地下空间规划控制,划定铁路综合开发区域,统筹开发利用铁路沿线资源。

  更为重要的是要坚持规划引领,切实把科学规划与城市加快发展结合起来,始终如一地严把高铁建设的安全质量关,进一步激活高铁运营与市场经济的内生动力,充分发挥节点城市的自身优势,主动承接国际大都市和省会城市通道经济的辐射带动。

  同样作为旅游城市的遵义,也在积极从旅游“过境地”向旅游“目的地”转变。虽与武汉城市不同,但面临的形势与机遇皆有共性之处。可以说,武广高铁旅游市场的“前车之鉴”,既是一种警醒,又是一种启示,更昭示着在旅游“井喷”到来之时,更要精准把脉,深入分析,通道经济作用下旅游市场的稳定性、可持续性如何保持。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昨天,川黔铁路还是一纸规划与蓝图,总有一种远去的足音在召唤;今天,渝贵铁路已咫尺眼前,成为美好生活,总有一些诗和远方是心头的向往;明天,渝贵客专、泸遵高铁正在积极争取与全力推进中,总有一些艰辛付出与等待是满怀憧憬期许的未来。(遵义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培松)

 编辑:唐海鹰
分享到:
返回频道首页 进入论坛
相关阅读
全面深改围绕六大领域立柱架梁夯制度 深刻改变中国    2016-12-29
全面深改三年:渐入佳境 次第开花    2016-12-29
【深读深改】架梁立柱夯制度 改革进入施工高峰期    2016-12-29
【2016年商务工作年终综述之一】深化流通供给侧改革 加快现代市场体系建设    2016-12-19
新闻推荐
· 贵州夹岩水利枢纽及黔西北供水工程大江截流成功
· 遵义农民工返乡创业玩起“新”经济
· 他的大健康产业带动24户村民致富增收
· 生态养殖 助力脱贫攻坚
· 建院70年遵义医学院成西部医学人才培养重要基地
· 跨省异地就医实现“零距离”结算手续咋办?
图览贵州
红色题材歌剧《邓恩铭》10月12日公演
为祖国庆生,龙里数十小朋友为祖国画像
记坚守岗位的贵阳市轨道交通2号线建设者
万山:矿尽城衰中崛起的绿色新城
朱加贤:工匠之心指引奋进之路
这五年,六枝这“六大变化”让你不可想象!
瓮安:造血式扶贫促贫困劳动力创业就业
万山产业脱贫的路径选择
视频新闻
艺术家创震撼3D地貌视频
记者卧底微整形培训班
大学生称扶老太遭诬
狠心父亲论斤卖儿子
新闻排行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06001
营业执照: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40824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黔)字001号